快乐10分开奖直播|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首頁 新聞中心 鎮江新聞 鎮江新聞 - 社會

九年之前幫助尋親成功 九年之后異地再次偶遇

鎮江市救助管理站兩次助同一流浪人員回家

2019-12-13 00:27

xq1

xq

金山網訊 12月11日,一個冬日里的晴暖日子,2019年也即將步入尾聲,對于離家近九年的許方建來說,這是一個特別的日子。在鎮江、上海、蚌埠三地救助部門的共同護送之下,他終于回到徐州老家,回到親人身邊。這也是他在時隔九年之后第二次被鎮江市救助管理站護送回家。

許方建能夠再次平安回家,徐州市鼓樓區九里街道天齊社區黨委特意制作了四面錦旗,贈送給鎮江、上海、蚌埠、徐州四地救助部門,其中送給鎮江市救助管理站的錦旗上這樣寫道,“失散多年重相逢,救助奉獻展真情”。

偶遇:

時隔九年,

安置點內異地重逢

11月27日,長三角暨部分城市救助管理機構跨省甄別聯動機制相關工作會議在蚌埠召開。此次活動的最后一個議程是參觀蚌埠市救助管理站天河安置點。

蚌埠市救助管理站天河安置點位于蚌埠市禹會區長青鄉,這里常年生活著數十位尚未尋親成功的流浪乞討人員,他們大多“身份不明”,有智力障礙,語言表達不清,在公安部門的戶籍管理系統中難以找到匹配的信息。

看到有人前來,因為陰雨天氣一直待在室內的安置人員也紛紛到門口張望。

突然,一張似曾相識的臉引起了前來參加活動的鎮江市救助管理站副站長潘學文和受理科科長王菊龍的注意。

“不會這么巧吧?”潘學文在心里嘀咕。但是,雖然經歷了九年時光,當年的稚氣孩子已經成年,有了“小胡子”,總體的輪廓并未曾改變,連神情都還和從前差不多。

“你叫什么名字啊?”“李小慶”“家住哪里啊?”“蚌埠”“你今年多大啦?”“不知道”“你屬什么呀?”“屬狗”……一番交流之后,雖然回答含糊不清,甚至有不少說法自相矛盾,但潘學文和王菊龍心里卻已經有了底,這個似曾相識的青年就是他們2010年曾經救助過的徐州少年“許方建”。

回放:

三赴徐州,

幫流浪少年尋親

2010年6月19日,學府路派出所護送一名殘疾流浪乞討兒童到鎮江市救助管理站。孩子四肢都有殘疾,而且看起來像是外力傷害造成。在與之交流過程中,潘學文發現孩子還有一定的智力障礙。

這個孩子是誰?為什么在外流浪?孩子的四肢是怎么殘疾的?他在外都經歷了什么?孩子的家人在尋找他嗎?

這些疑問都讓潘學文決定要盡己所能幫助孩子尋親。

交流中,孩子自稱“仲清、徐家慶”、家住“徐州固鎮、徐州九里區三河3隊”……模棱兩可的話語讓核查工作一次次無功而返。而彼時的尋親手段還比較單一,網絡精準推送、人臉識別等技術還尚未在救助尋親工作中使用。

基于口音的判斷,以及孩子說出的零星信息,為加快尋找進度,潘學文決定帶孩子到徐州,請徐州相關部門幫助協查。

同年6月24日,潘學文和其他工作人員一起護送孩子至徐州,委托徐州市救助部門幫助查找。但是,查找工作并不順利,無奈之下,鎮江市救助管理站只能考慮先把孩子接回來。

二赴徐州,幫孩子尋親的事卻依然沒有進展,潘學文心有不甘。為此他和另外兩名工作人員在徐州又逗留了幾天,帶著孩子“走街串巷”,也去了附近的部分鄉鎮、村莊,幫助他尋找過往的記憶。奈何孩子并無絲毫反應。事情似乎一下子陷進了死胡同。

同年7月8日,工作人員不得已登上了從徐州返回鎮江的火車。

回程坐的是普快列車,人很多,擁擠而嘈雜。為了防止孩子走丟,三名工作人員始終把孩子圈在中間。

讓人沒想到的是,這一看起來有點怪異的舉動引起了車上一名中年男子的注意。仔細觀察了他們一番之后,這名男子走過來詢問他們和孩子的關系。

在工作人員掏出工作證,亮明身份之后,這名男子自稱姓程,這個孩子和他們村走失的一個孩子很像,走失的孩子是“徐州九里區西天齊村人,叫許曉慶,家庭很困難……”看到他們幾個“形跡可疑”,一開始懷疑他們是人販子,拐賣兒童的。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個“意外的收獲”令工作人員驚喜萬分。而這位程先生也當即掏出手機,和當時的村干部聯系,核實了相關情況。

一番忙碌之后,火車已快到達鎮江站。工作人員把孩子先帶回站內,同時繼續和徐州市救助部門、西天齊村聯系,核實情況,商量護送孩子回家的事情。

考慮到“許曉慶”家的實際情況,7月13日一大早, 4名工作人員“三赴徐州”,專程護送他回家。穿上新衣服,背上新書包,“許曉慶”臉上終于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市救助站受理科科長王菊龍是護送孩子回家的四名工作人員之一。他告訴記者,經過6個小時的車程,輾轉到了西天齊村。剛走進村委會大院,就響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聲,看到許久未見的爺爺,孩子一下子哭了起來,這一刻感動了在場所有人員,讓大家覺得這近一個月的尋找,三赴徐州,走街串巷,值了!

據當時的西天齊村村支書介紹,孩子名叫許方建而非“許曉慶”。父母都是精神病人,爺爺奶奶年紀也大了,孩子一直處于“半失管”狀態。幾年前走失過一次,后被發現帶回。這一次的出走是兩個月前,“幸虧遇到了鎮江的好心人”。

臨走時,村委會特意將一面錦旗交到工作人員手中。

更令人感動的是孩子的爺爺還特意花了近一個月的生活費買了6包“好煙”感謝“好心人”,被工作人員婉言謝絕。

這本該是一個圓滿的結局。但是,事情并沒有到此為止。

2011年春節,考慮到許方建家中的實際情況,鎮江市救助管理站準備了1000元現金,準備去徐州回訪慰問,看看他的生活現狀。電話打到村里,卻得知了一個讓人吃驚的消息:許方建再次走失了。

回家:

三地聯手,

跨省甄別機制“立功”

在蚌埠救助站天河安置點的“久別重逢”,讓潘學文和王菊龍非常欣喜。

那么,許方建是怎么來到蚌埠的呢?蚌埠市救助管理站李站長介紹,許方建是去年10月22日由上海市救助管理二站轉到蚌埠的,此前,他已在上海市救助管理二站生活了七年多,自稱叫“李小慶”,“蚌埠人”,上海市救助管理二站雖經多方努力,始終未能幫他尋親成功。

在救助管理跨省協作聯動機制的框架之下,上海市救助管理二站將其轉到蚌埠市救助管理站,委托蚌埠繼續幫助尋親。

一年多的時間內,蚌埠市救助管理站通過互聯網精準推送、人臉識別、DNA比對等多種方式幫他尋親,卻都是徒勞無功,不得已在今年11月幫他辦理了戶籍。

而這個看起來充滿戲劇性的偶遇,讓事情峰回路轉。12月11日,上海、鎮江、蚌埠三地救助部門聯合徐州市救助管理站,共同護送許方建回家。

當天上午,在徐州市鼓樓區九里街道天齊社區黨群服務中心,許方建的父親許忠廷、叔叔許忠華、堂哥許方陸早已等候在此。一看到那么多熟悉的面孔,許方建記憶的閘門仿佛突然打開了。他抱著父親一下子哭出了聲,久久不愿意分開。只是讓人遺憾的是,最疼愛他的爺爺奶奶已經相繼去世。

天齊社區黨委書記胡光遠告訴記者,當年的西天齊村已經拆遷,現在叫天齊社區。許方建今年22歲,得知他的消息,社區已多次召開會議商議他的安置問題,目前先將其安置在其叔叔家中,社區每月為其發放1000元生活費,后續將重新為他落實戶籍并辦理低保,“為了防止他再次走失,我們還考慮讓他佩戴防走失手環等。”

流浪乞討人員歷來具有跨區域、流動性的特征,為做好流浪乞討救助管理工作,加強區域之間的協同聯動,2018年8月,長三角暨部分城市救助管理機構第一次聯席會議在上海召開,推動建立救助管理跨省甄別聯動機制,在救助管理領域搭建共建共享平臺。鎮江市救助管理站也是這一聯動機制的積極參與者。“可以說,許方建能夠在時隔九年之后再次回家,是‘戲劇性偶遇’,也是跨省甄別聯動機制的一個典型案例。希望通過救助部門的努力,讓每一個‘許方建’平安回家。”潘學文說。(朱秋霞) 攝影 王菊龍

責任編輯:鄧宇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快乐10分开奖直播 电力股票推荐 比较好投资理财 000001上证指数新浪行情 那个理财平台安全可靠 什么是股票融资余额 股票推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网宿科技股票 哪个的理财产品好 亿泰智投 金八号配资